您好,欢迎您访问蒙顶山茶叶交易所!
简体中文|English   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热线电话:4008-766-977

新一代茶人正以他们的方式守护西湖龙井

www.chinamte.com   发布时间:2018-03-29     来源:茶文化   


      3月21日,连续下了几天春雨的杭城终于转晴,西湖龙井正式拉开全面开采的序幕。清晨5点,翁家山村茶农翁麒麟家就热闹起来。10个采茶女工背上背篓穿好防水蓑衣往山上走去。炒茶工阿香把炒茶锅搬出来擦洗一番,只等第一批采茶工背着茶叶子归来。上午9点左右,翁麒麟和老伴把水果、瓜子等端到院子的小桌上。“一会儿,应该会有客人来了。”翁麒麟说,在西湖龙井开采期间,每天都会有茶商来洽谈和收茶。

“明前茶,贵如油。”和翁麒麟一样,西湖龙井核心产区168平方公里茶园的茶农们迎来了一年中最好的收获季节。

迁徙 采茶工从各地蜂拥而来,20天赚一年的钱,比往年更好招

63岁的衢州开化人阿梅爬起山来如走平地一样稳健,“我从小长在山里,家里有茶园,采了二十多年了。你看,要挑2厘米长以上的,采的时候摘一芽两叶,多余的叶子都别要。”阿梅耐心地给记者演示,阿梅在开化老家有两亩龙井茶园,“和西湖龙井没法比,都是直接卖茶叶子,一斤最多能20块钱。一年下来赚个两三千元,我来龙井采二十天茶就能赚回来。既能出来玩又可以赚钱,家里人都支持。”

在西湖龙井的茶园里,采茶人向来是一道独特的风景。据不完全统计,每年三月份中旬左右,几万名采茶工拖着大包小包行李住进茶农家,开始为期一个月的采茶工作。“四五十岁到六十几岁的女工居多,主要来自衢州、江西、安徽这些地方。”茶农老徐说,仅翁家村一个村,就住着1000个采茶人。“现在招工比以前好招很多。不少外省采茶工也想顺便来杭州旅游一下。”

开支 五亩茶田成本开支6万元,炒茶工最贵

采茶人采摘回嫩叶,两小时后就要进入炒茶环节。当天采摘的茶叶子,无论多晚必须炒完。“三分看叶,七分靠炒”。西湖龙井的光滑扁形,鲜爽高香,靠的全是炒茶人的手上功夫。近年来,随着茶农们年岁已高,炒茶技艺的传承也早已提上日程。

65岁的翁麒麟有五亩茶田,生在茶农之家,从小耳濡目染,七八岁开始采茶,十几岁学会炒茶。虽然杀青已有机器辅助,但最讲究火候的辉锅还是靠手工完成。“抓、抖、搭、拓、捺、推、扣、甩、磨、压。 炒茶没有什么诀窍,都是在高温锅里一点点摸索出来的。”翁麒麟说。

“从小看我爸炒茶,双手在近两百度的锅里摸来摸去,手指、胳膊肘经常被烫出水泡。”翁麒麟女儿小翁伴龙井香长大,但她几乎没有采过茶,更不会炒茶。“采茶都是雇帮工,炒茶更不要她学了,手弄得多难看。”随着年岁渐长,2012年起,翁麒麟开始请炒茶工来帮忙,自己站在一边指导一下。

“这个手艺,总是要传下去的。现在有不少人愿意学这门技术。”近年来,随着老一辈炒茶王年迈,炒茶工成了香饽饽,许多人开始学习炒茶技艺。“炒茶一个月工资有1万块,忙完正好回老家农忙,一点也不耽误。”40岁的安徽炒茶人陈莉说。

除了采茶工、炒茶工,翁麒麟还请了一个园丁常年住在家里,日常给茶树做养护。他算了一笔账,包括人工费、养护材料费等,一年种茶的成本花费约6万元。

传承 新一代茶农用自己的方式守护“祖产”

事实上,现在西湖龙井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已发展得非常成熟,因而谈及传承,翁麒麟表示乐观:“我还能再干十来年,等走不动的时候,孩子自然就会接班了。”但他不知道的是,早在半个月前,女儿小翁已经在朋友圈为自己家的茶叶做起了宣传,接受朋友们的预订。

80后阿昊是土生土长的龙井村人,大学毕业后,他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合伙人。“龙井村的明前茶向来不愁卖,之前几年我朋友圈都很少宣传。”但今年,他却为了明前茶而忙碌。“有个做文创的朋友想从文化产业角度来推介龙井茶,找我合作,精心设计包装,联合推出一个独创性的品牌。”阿昊说,虽然他爸爸不知道儿子做这件事的意义何在,但是仍然十分欣慰。

和小翁、阿昊一样,“茶农”的后代们虽然没有继承父辈种茶、炒茶的技艺,但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维护和传承着。

“靠山吃山,靠茶吃茶。”西湖龙井有狮峰、龙井、云栖、虎跑、梅家坞五个核心产区,如今已成为杭州的“金名片”。天下茶商不远千里、追本溯源,只为一罐正宗的明前龙井茶。北京茶商小敏已经连续三年去龙井村买茶,“顶级的西湖龙井太稀少了,无法固定茶源,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最正宗的。”

蒙顶山茶叶交易所/

 相关阅读

  • 暂无相关阅读